您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指南 > 出境旅游指南 > 欧洲旅游指南 > 英国旅游指南 > 英国攻略

东伦敦

[导读] 东伦敦:对我而言,“东伦敦”是一个形容词,一个代表你仍在“奋斗状态”的形容词。如果有人对我说“你很东伦敦”,我会认为它是一个极高的赞美。在这里,每天都有怀抱梦想的人涌入,也有怀抱梦想的人离开。
http://www.52udl.com   大连旅游网   关注 8001 次

  5年前,我作为一名新伦敦客搬到了伦敦。虽然那时在英国已经居住了5年,伦敦也来过很多次,但每一次到访都觉得既新鲜又迷失:伦敦就像一台不停运转的庞大机器,到处充满了“发生”,每个“发生”又都有各自不同的角色和剧情;在这台机器的操控下,个人渺小而卑微,只能随着机器的节奏,身不由己、目不暇接。伦敦于我,精彩、好玩儿,但也担心会玩儿不起。但是,最终还是抵不过众多诱人的工作机会,抱着“生死未卜”的心情进驻了这台庞大未知的城市机器里。找房子时,生活在伦敦多年的朋友做了如下介绍:西伦敦是房价最贵的富人区;其次是以白人为主的北伦敦,律师们的首选,安全但相对无聊;东伦敦是印巴籍和艺术小青年鱼龙混杂的集散地,脏乱中彰显活泼;南伦敦虽然现在情况变好,但在历史上曾有“犯罪高发区”的名声。他的总结陈词是:来伦敦做艺术的,必须从东伦敦扎根、起步。

  于是,在那个阳光明媚的午后街头,我花了一口咖啡的时间便决定搬入东伦敦。然后逐一在Old Street,Liverpool Street,Hackney,Whitechapel,Bethnal Green这几个已经被文艺青年大幅度开发过的主要东伦敦区块里选定了价格适中的街区:Bethnal Green。

  刚在东伦敦落脚的前几个月,为了熟悉环境,我整天在街头四处游荡,朋友的话得到了部分验证:满街的印巴人和印巴人开的各种咖喱外卖店,街边的小摊小贩甩卖价格低廉的塑料脸盆、海报、被单,卖菜的、卖鱼的……空气里腥膻味齐全,让我时常会出现时空错觉,需要不断提醒自己:没错,这个地方虽然不像伦敦,但它的确是伦敦!在浓郁市井生活的隐藏下,传说中东伦敦的艺术小青年们如神龙般见首不见尾,一直到我认识了居住在Bethnal Green某个单身公寓的一群人,才由穿街走巷的浮光掠影深入到这个大隐隐于市的东伦敦地下文化。

  先说说这是怎样的一群朋友。他们清一色来自中产阶级以上的家庭,都曾是欧洲某个专供欧联盟官员子女上学的贵族学校的校友;而现在他们五六个人挤在一个单身公寓里,用纸板隔出几个只能放得下一张床的空间作为各自的卧室;即使这样,公寓里还是永远都有个付不起房租的朋友“借住”在沙发上,并且从“暂时”变成“遥遥无期”;他们都有着良好的家教和优越的教育背景,却又都“不务正业”,靠着还不太能换钱的艺术举步维艰地度日。其中4个人在一个小有名气的Indie Rock乐队,“借住”沙发的是个独立摄影师,还有一个偏执的舞台剧演员和另一个帅得过分的编剧。当然,还有他们的房东,也是个出彩的人物。据说是个美国富人家的小孩,家人在东伦敦的黄金地段Bethnal Green一次性付清给他买了这套超大的单身公寓。原本是个老实的会计的他,来了东伦敦后突然决定做艺术家,就毅然辞了职做起了艺术。他的单身公寓只租给搞艺术的穷青年,对公寓严重“超载”的问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并且偶尔允许他们拖欠房租,交换条件是要在公寓内挂上一件他自己的作品,拖欠一次增加一件。结果公寓里挂得琳琅满目,简直成了房东的个展。茶余饭后朋友们总是拿那些造型匪夷所思的抽象雕塑做揶揄对象。

  就这样,这帮朋友带着我悉数去了Brick Lane,Spitalfields Market,Broadway Market,Columbia Road Flower Market等等一些算是东伦敦必去的基本“文艺景点”。除了Brick Lane的几个咖啡糕点店因为提供免费无线网络几乎成了我们几个的办公室外,其中最得我心的是Spitalfields Market。地处伦敦最著名的文艺据点Brick Lane和利物浦街车站之间的Spitalfields Market是英国最古老的半开放式集贸市场,历史可以追溯至1638年的查理一世时期。原本只有星期天才开放的集市现在已经演变为7天无休制,并且不同天有各自不同的主题。比如周四是古董二手市场,周六是平民(Affordable)复古主题,星期天则是创意集市。它被各种独立餐馆、咖啡馆、原创时装品牌、文化创意店包围在中间,非露天的造型保证了市场不受天气的干扰。每天从早上10点到下午5点,从英国各地赶来的摊贩就会用一个个装有轮子的移动式摊位把市场占满。除了有特定主题的那几天外,市场平日所卖的商品从原创服装、饰品到音乐、书籍、海报,从创意生活用品、摆设到各国小吃、复古家具、二手衣物,好玩、好看、好吃的应有尽有。最近还增设了由艺术家带来自己原作的艺术专区。

  因为市场主打原创产品,摊主里自然藏龙卧虎,隐藏了很多优秀的设计师、艺术家。他们一方面为宣传自己的作品找一些意外的机会,一方面也可以赚点外快支持自己的创作。甚至连小吃摊位的摊主都不可轻视,我认识的好几个艺术家朋友都在市场里摆过小吃摊位。来市场逛的人群里也经常会有各种来寻找灵感或纯粹淘货的艺术、文化、时尚名人。

  久居东伦敦的艺术家们有他们自己的私人生活圈:去小得转不了身的E Pellicci Café和陌生人挤在一张小桌子上吃Brunch,在East London Thrift Store堆积如山的复古二手衣物间耐心挑选一整个下午,还有花三四英镑在小得像私家放映厅的Genesis看一部各大影院早已下线的过期电影。晚上如果没有他们的演出就窝到巷子里那些毫不起眼的小酒吧里喝酒,The Florist,The Palm Tree,The Victoria……在这些酒吧里总能碰到我们中谁认识的谁谁,然后就两桌并成一桌,下次又可能通过那个谁谁,再认识了更多的谁谁谁,就这样越并越多。

  大家都是做和艺术相关的事情,趣味相投很容易就聊成了一团。结果就是我们经常会被某个人拉着去参加一些我们谁也不认识的人在东伦敦办的家庭派对,但又总能在派对上看到熟悉但叫不出名字的面孔。大家也都心照不宣地点个头熟络地说句“最近还好吧”。最好笑的是有一次被拉去一个在Bethnal Green路的派对,可能因为地理位置方便,那天来的人特别多,小小的公寓里挤得跟地铁高峰期一样,连陡峭的楼梯上都站满了人。派对到一半,突然有人关了灯,端了一个生日蛋糕出来,于是大家心领神会地开始唱生日歌,我才明白原来这是某人的生日派对,唱到“Dear xx”时,几乎所有人都同时闭了嘴等待别的知情者报上寿星的名字,结果磅礴的大合唱一下子变成了寥寥数人尴尬万分的微弱重唱……

  曾经是贫困、拥挤、疾病、犯罪同义词的东伦敦,现在俨然已被公认为文化、时尚、艺术、自由、年轻活力的代名词,从而吸引了更多像White Cube这样的主流艺术、文化机构和Tracey Emin等大牌艺术家的入驻。由于房价的直线上扬,“东伦敦”的疆域也在不断地向更东的东边推进,众多的独立小画廊、设计工作室、地下演出酒吧都不约而同地选在了交通不便但房价较低的Dalston一带。其中最特别的是一个叫Café Oto的咖啡馆,Oto据说是日语中“声音”的意思,店里能看到各种和日本有关的痕迹,日本啤酒、日本零食等等,但店主却是个地道的英国白人。Café Oto的特别之处在于它白天是个普通的附带出售简易食品的咖啡店,晚上则变身为伦敦唯一的专注于实验音乐、声音艺术的演出场所。

  毫不夸张地说,这里就是伦敦那些所有喜欢地下、偏门音乐类型的怪人们的聚集地,其中包括我自己。每次去那儿看演出时,混在这群怪人中总禁不住产生出一种混进了某个邪教组织聚会的神秘感,很想拉住谁对个暗号以示我是“自己人”。只要你是真正的非主流音乐爱好者,你能在这里见到所有你能想到的世界各国的小众大牌们。

  再说回我最初的那些东伦敦的朋友们。几年过去,当年单身公寓以及沙发上的常住人口进进出出,原本的成员基本都散开了。我们中的大部分人在先后办了30岁的大生日后,一一搬离了东伦敦:有人做了朝九晚五的上班族,有人混进了西伦敦最贵的Chelsea,也有人成了天天在电视上看到的人,还有的依然扛着照相机在四处借住沙发。Indie Rock乐队终于越来越有名,不断地在电视上、电影里甚至FIFA游戏里听到那些熟悉的旋律,而乐队却解散了,主唱离开了伦敦去环游世界,谁也没有关于他的下落的确切消息;而我,和他们中的一个结为了革命夫妻,依然住在我们熟悉的东伦敦。

  对很多人来说,东伦敦是人生中和青春有关的一个必经的阶段,这就好像国内那些文艺青年们都一定经历过北漂生活一样,这种阶段性的情节带有明显的时间性,并在这些人今后的人生中产生着重大的影响。而对我而言,“东伦敦”则更多是一个形容词,一个代表着你仍在“奋斗状态”的形容词。

  如果这时候有人对我说“你很东伦敦”,我会认为它是一个极高的赞美。在东伦敦,每天都有很多怀抱着破碎的、或更远大的艺术梦想离开这里的人们,同时也迎接着更多怀抱满腔艺术热情的、更年轻的人们涌入这光怪陆离的East End。

  总有一天他们也终将或成功或失意地离开这里,没关系,他们身上带着清晰可辨的东伦敦气质。

英国攻略推荐
最新出境旅游计划
最新出境旅游资讯
大连旅游攻略大连旅游景点大连旅游图片大连旅游专题大连会议大连酒店
  付款方式联系我们免责申明
如有版权所有者发现自己作品被使用,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属实后,将在5个工作日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