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国内旅游 > 到北京旅游 > 正文

京城首家胡同博物馆

http://www.52udl.com     大连旅游网    关注:2701 次     字体:

  老北京们在灰色的深巷里找寻到根,新北京人在斑驳的墙角里嗅出古味。如今,高楼广宇四处林立,古老的城市建筑却越发稀少,然而在这偌大的城市中,还是有一些胡同静观时光,不改旧貌,等待着有心人去邂逅。

  有“胡同活化石”之称的史家胡同便是如此。它虽身处闹市,却远离了喧嚣的游人,更没被绚丽的商业色彩浸染,只沉默地蜗居城市一隅,任时光辗转,四季更迭。

  京城第一家“胡同博物馆”——史家胡同博物馆就坐落在这里。

  吆喝声悠悠

  小贩唤醒了胡同

  北京的文化古迹多多,博物馆自然是星罗棋布。

  从国家博物馆、军事博物馆到铁道博物馆、中国电影博物馆……京城里的博物馆不仅种类繁多,馆藏的展品更是琳琅。然而这“胡同博物馆”却是头一遭听说,忍不住想去看看。

  从朝阳门地铁站走出来,穿过熙熙攘攘的朝阳门内大街和朝阳门南小街,跟随路标指引,我一头闯进了史家胡同。

  史家胡同静幽幽,藏于其中的史家胡同博物馆亦如此。它坐落于一个普通四合院内,正式对游人开放不过一百多天。许是冬季日短天寒,游人寥寥,博物馆只微微张开了一条门缝迎客,一不留神,我差点就错过了。

  看得出四合院的屋顶陈旧,墙角的青苔发黑,地面上灰黑色的砖块已有年头……尽管新翻修的迹象明显,却难掩浓浓的历史味道。

  适逢一名工作人员经过,赶忙上前打听。原来修缮这座胡同博物馆遵循的是“修旧如旧”的原则。早在2010年规划修缮时,施工方就四处搜集整修四合院剩下的老砖,所以院内铺设地面的砖,全是从居民要处理掉的建筑垃圾中“捡”回来的宝贝,总量超过八千块。

  在这座一千余平方米的胡同博物馆里,八个展厅和一个多功能厅中处处氤氲着往日烟云。展厅内没有奇珍异宝待价而沽,那些来自居民手中的展品更接地气儿:铝制饭盒、老户口本、瓷热水壶、口袋书、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聘文复印件、旧时家庭用的笸箩、五彩的小阳伞……再往前走,更有按照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七八十年代的北京家庭布置复原的家居。这边,一床一桌,两椅两箱;那边,组合家具沙发床、黑白电视放中央……一步一景,一物一情,皆把你从现在带到了过去。

  胡同声音展厅怪有趣的,小小的工作间虽其貌不扬,却布置了专业的音响设备。在屏幕上七十余种声音里做出选择之后,我戴上了耳机,聆听到了属于上个世纪中叶的声音:那是一日晨光熹微,胡同里一如既往静谧祥和,间或夹杂着几声鸟语蝉鸣,人力黄包车的叮铃声将拂晓打破,而后,一声扯着嗓子的“豆汁儿……”把正在做梦的人唤醒。

  史家胡同博物馆

  谈笑声阵阵

  书房汇聚大人物

  史家胡同博物馆的前身,乃为民国三大才女之一的凌叔华的故居。

  凌叔华的女儿将此宅院转让给街道办事处,希望能够做公益事业。经过多方努力,终于建成了今日的史家胡同博物馆。因是名家故地,院内一草一木皆是依照凌叔华自传《古韵》中所提及的当年实景照片进行还原的。展厅内更是布置了凌叔华事迹的展板,收藏了许多她作品的复原版。在陈列品中我们不难看出,这位与林徽因、冰心齐名的才女,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

  凌叔华的父亲凌福彭不仅官至高位,还精于词章、酷爱绘画。齐白石、王云、陈寅恪等名家都是凌家的座上客。凌叔华从小耳濡目染,很早就显示出绘画上的天赋。由此,她拜了著名的女艺术家、慈禧太后宠爱的画师缪素筠为师,还得到当时被称为“文化艺术界一代怪杰”的辜鸿铭的亲授,使她打下了古典诗词和英文的基础。少女时代,凌叔华常常在自家院内举办画家名流的聚会,她的住所被赞为“小姐家的大书房”。

  这座大书房可比林徽因“太太的客厅”早十多年,并且在当时名气更响亮。其中最知名的“座上宾”便是印度诗人泰戈尔。1924年春,泰戈尔应邀到北京访问。当时,陈衡恪、齐白石组织的北京画会决定在凌叔华家的书房召开,凌叔华自然以女主人的身份主持这场聚会。那日,年轻的凌叔华大方从容地穿梭在名流之间,谈吐珠玑,风华绝代,给在场的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其中就包括了陪同泰戈尔而来的徐志摩、陈西滢,后来这二位成了凌府的常客,而陈西滢,也成了她日后的丈夫。在凌叔华背着守旧的父亲与陈西滢秘恋两年后,这对佳偶终于在1926年修成正果,而这位大才女的一份嫁妆,正是九十九间房舍并且配着后花园——后者就是今天这座博物馆的所在。

  之后,凌叔华虽旅居国外三十多年,但对这间屋子仍有割舍不下的情缘。1989年底,凌叔华感到来日无多,她下决心在最后的日子里回到了北京。1990年5月,凌叔华在弥留之际,还让女儿、外孙用担架抬到她九十年前出生的地方——也就是后来很多名人在此度过幼年时光的史家胡同幼儿园。

  如今,曾在此嬉笑的孩童已经长大,书房里曾经的座上客成了百姓们津津乐道的传奇。院落里的花白旧墙上,斑驳的彩色壁画犹在,那些模糊却富有童趣的卡通像,成了一代人独有的记忆。

  京韵,多半来自胡同。

  考场声寂寂

  走出俩名校校长

  关于史家胡同名字的由来,一直众说纷纭。有人说得名于明末将领史可法,也有人翻出《京师五城坊巷胡同集》,指出“史家胡同”一名在明中叶就已出现。这场名字由来之争已不可考,但其扬名的原因却毫无争议,那便是因史家胡同与中国教育说不尽的历史渊源。

  早在雍正二年(1724年),史家胡同在教育界就扎下了根。当时雍正皇帝下令在史可法祠堂旧址(现史家胡同59号)建左翼宗学,专育八旗子弟,可谓清朝满族教育的私塾。民国初年,左翼宗学改为“京师公立第二中学校”,1936年迁至与史家胡同一街之隔的内务部街15号。史家小学随之在二中旧址上建立。至今,京城里赫赫有名的两所学校,即北京二中有了近三百年的历史,史家小学也有七十五年校史。

  随着清王朝灭亡,左翼宗学随之衰落,然而史家胡同往来的读书人却依旧络绎不绝。原来,史家胡同在清朝末年成了出国留学的学子必到之地。20世纪初,利用庚子赔款而考取出国留学的“游美学务处”(清华大学前身)就设在这条胡同。1909年5月,清政府制定了《遣派留学生办法大纲》,由外务部和学部两家派出官员组成“游美学务处”负责考试挑选、管理、派遣、联络等事宜。这个学务处先设在侯位胡同,后移至史家胡同办公,考场自然也设在这里。

  八国联军的枪声响起,击碎了数百年古都的砖瓦城墙,却阻挡不了青年们爱国救国的热血之心。有志青年秉着“少年强则中国强”的信念,囊萤映雪发愤图强,立志于救亡图存。走在博物馆里,展厅中的照片定格了学子们埋头应试的瞬间,在那模糊的黑白影像里,我似乎看到了正坐在墙角奋笔疾书的胡适与梅贻琦,他们自这个考场走出国门,带着虔诚而谦卑的心漂泊海外,独自求学。回国之后投身于教育,致力于学问,分别成为了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的校长,以一己之力树人育人,强国兴邦。

  出了史家胡同博物馆的大门,我带着满脑子的故事重新彳亍在史家胡同里:53号院的好园宾馆,庭院深深,幽静而安逸;51号院的章士钊故居,朱门紧闭,沉寂而威严;20号的海棠院内,似乎下起了玫红花瓣雨,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沐浴着芬芳而生……此刻的史家胡同,便是生动且鲜活的博物馆。

  中国现代文化馆原馆长、著名文学家舒庆春(老舍)之子舒乙发表感言:“如果只有现代化的钢筋混凝土,这座城市将失去她的魅力和内涵。不过让人感到欣喜的是,无论怎样发展,依然有不少像史家胡同这样的传统建筑形式存活在城市中。我们应该对它们倍感珍惜。”

编辑:大摇大摆

上一篇:青岛有哪些特产
下一篇:华清池
泰国小包团
普吉岛
欧洲
和你在一起
彩云盛宴
普吉岛纯玩旅游
签证服务

国内旅游攻略

最新资讯

大连旅游攻略大连旅游景点大连旅游图片大连旅游专题大连会议大连酒店
  付款方式联系我们免责申明
如有版权所有者发现自己作品被使用,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属实后,将在5个工作日内删除。